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草根网最新原创文字:
  • 职场01… 历史数据表明,违反劳动合同的大多是公司,找各种理由或者…
  • 读易04… 《左转》记载,春秋时期的人占筮时,筮得某一卦,便查阅《…
  • 读易03… 上一篇《文王的易》中说到文王周昌以周部落的文化理念为基…
  • 风说01… 孔子"三季人"的故事,出自曾仕强教授在央视百家讲坛《易…
  • 读易02… 一, 晚商和先周 商前期的政府组织就如现在伊朗,王是军…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散文├定格的记忆

迷失的亲情之只叫我乳名的小姑妈

听大人们说,我有三个姑妈,一个姑妈在我还未出生的时候,就已经过世了,巧合的是,在她过世十几年后,我认识了她夫家后来的子女,只是我从来没有提及过这些往事。

所以,在我的记忆中,只有两个姑妈,一个是嫁给了唱鱼鼓戏的大姑妈,一个是嫁给了煤矿工人的小姑妈。奇怪的是,在所有的长辈亲戚中,也只有小姑妈一直叫我的乳名。也只有姑妈叫我乳名的,我才想起当年出生的时候,爷爷是给我取过乳名的,而现在的学名,是父亲取的,可是我不记得爷爷是什么样子,唯一能同搭上联系的,只有这个乳名,小姑妈一直坚持着叫我乳名,或许也是在缅怀曾经的记忆。

可是,对于对于小姑妈的印象,一直停留在读大学以前,大学毕业后,再也没有去过小姑妈家,后来她是什么样子,一丁点都不知道,姑妈年轻时扎着两条长辫子,声音轻快轻快,显得很亲很亲。记得最后一次去姑妈家,小姑妈站在屋后的小山坡上,朝我们不断挥着手,看着我们走了很远很远,一直不肯转身。

小姑妈是个很简单、很平凡的农村妇女,小姑妈是随着奶奶带到我们这边来的,跟二叔和父亲同母异父,那个年代的农村,婚姻与爱情无关,两个的结合是生活的需要,更多的时候到了出嫁的年龄,不得不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或许在生活的过程中,也有爱的泡影,更多的只是生活的依存。姑父上班时,姑妈一人操持着全家,照顾着全家老少。

姑妈养了四个儿子,大儿子和三儿子先天资质相对差点,二儿子人长得俊俏,为人也灵泛。老大、老二一直跟着姑父在煤矿做事,临时合同工,在姑父准备内退时把顶班指标给了老大,为此,老二闹了很久,伯父以舅舅的身份组织了好几次家庭会议,虽然最终还是老大顶班,只是,家庭关系从此开始了破裂,最受气的就是姑妈。亲情就像是玻璃瓶,有了裂痕,就再也无法弥补,无法复原了,因为裂缝也永远存在,也永远回不到最初的样子。

姑妈是幸运的,她有两个娘家,在她小时候、还有姑父没有退下来之前,娘家人很多;姑妈也是不幸的,她又两个娘家,在家境日落、遭人非难时,娘家人都在推诿,没有那家强势支持。退下来的姑父,爱喝酒,而且每次都要喝得似醉非醉,喝了酒就爱发酒疯,动手动脚,或许姑父时故意多喝点酒,开始伯父、二叔还去看望、支持姑妈,次数多了,二叔也不去了,没有了娘家得支持,姑父更加肆无忌惮,再后来,姑妈病了,神经也出了问题,需要有人服伺,再后来,姑妈就无缘无故地走了,怎么走地,其实都清楚,然后所有人都在装糊涂。几年过去了,回头想,就算追究下去,又能怎么样?如其没有尊严、不幸的活着,而不如快乐地离去。

听到姑妈走了的消息,为姑妈高兴,也算一种解脱,也为娘家的懦弱、无能而羞愧,当然也包括自己,也在心里对二叔他们有太多的抱怨。很多时候,都在谴责自己的冷漠,其实我只是把这些亲情深深埋在了心里,不忍触碰,就像那玻璃杯。

后来听说,姑妈走前,回二叔家住了一个多月,精神很好,有说有笑,或许,她想家了,想小时候那些快乐地时光,想看看自己地兄弟姐妹,也想跟过去做个道别,或许,她走时,是微笑的。只是我,再也没有人叫我乳名,爱叫的那个人,早去了另一个世界。

戊戌年二月

Leave a Reply

草根网文章标签(TagCloud)

湖湘文化 心情 生活 人生 诗歌 YY 农业研究 职场 碎碎念 工作 武汉肺炎 2019-nCov病毒 散文 乡土 随笔 社会 电视剧 人物 学习 易经 亲情 小说 农业政策 农业 现代农业 乡村振兴 风语者 读易 周易 风筝 写作 历史 公文 观点 电影 政策 回忆 管理 心路 文化 疫苗 新冠疫苗 那些年,这些人 节日 爱情 2019新型冠状病毒 家里蹲 高中 日记 湖湘名人 理发 写字 花鱼 2021 高考 日常 课程 故乡 爱好 袁隆平 杂交水稻 湖南农大 新冠状病毒 港剧 办公室 工商管理博士 农业评估 加强针 新冠疫情 相互宝 研究 国学 朝鲜战争 狙击手 乡愁 价值观 读史 心态 母亲 影评 人才 创新 杂评 岁月总结 杂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