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草根网最新原创文字:
  • 职场01… 历史数据表明,违反劳动合同的大多是公司,找各种理由或者…
  • 读易04… 《左转》记载,春秋时期的人占筮时,筮得某一卦,便查阅《…
  • 读易03… 上一篇《文王的易》中说到文王周昌以周部落的文化理念为基…
  • 风说01… 孔子"三季人"的故事,出自曾仕强教授在央视百家讲坛《易…
  • 读易02… 一, 晚商和先周 商前期的政府组织就如现在伊朗,王是军…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散文├定格的记忆

迷失的亲情之子乎者也

伯父过世时,就在春节前的两天,按照老家的习俗,过世的人不能在家过年,只能热葬热埋,所以没做什么道场,就草草入土为安了,未能见上最后一面。

伯父人如其名,文质彬彬,颇有几分秀气,应该还是有些学问,村里不少大事都有他的身影。但在野蛮生长的农村,没啥力气,不善农事,自然工分、收入都比不过那些个粗人,自己还有几分清高、几分迂腐,生活自然就日益窘迫,特别是为村里培养了为数不多的几个高中生后,日子就更加艰难。

祖父先后娶了两个老婆,伯父和大姑妈是同一个母亲,听大人们说,伯父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时,家里没有多余的房子让他作为婚房,只好过继到了另一户人家,在这个年龄过继出去,注定了此后一生的尴尬,果然,在大儿子出生后,此户人家便指定这个孙子作为自己的赡养人和财产继承人,伯父变成了一只天空中游荡的风筝,有归属,其实也没有。

伯父一生虽然有些穷困潦倒,却从未听到他有过什么抱怨,安贫乐道,培养子女不遗余力。过继后,受尽了脸色,还是“入则孝,出则弟”。不管别人怎么对他,都忍气吞声,懦弱也罢、以德报怨也罢,至少没和村里多少人吵架过,“谨而信,泛爱众”,也算是切实践行了孔夫子的教导。虽然不善农事,但总是勤勤恳恳、想法设法增收致富,养猪没赚到啥钱,弄了几块桔子园、也没结出几个好桔子。

伯父对人很亲,也期盼着我们能够出人头地,小时候总夸我作文写得好,我小学二、三年级的写的作文,几十年后他都挂在嘴边,在我考上大学去报到的前一天,伯父特意到桔园摘了一麻袋早熟的桔子,让我带到学校去,送给周边乡里的熟人,看看能不能换个分个好专业,如此种种,都印在我的脑海里。特别是伯父脑袋里藏了不少历史故事,和大姑父一样,每年拜年的时候,就他能和唱鱼鼓戏出身的姑父一唱一和,能在火堆边说上大半天的故事,在物质条件匮乏的年代,那是我最大的享受了,很多故事也烙刻在我的脑海里。很多次想起伯父和大姑父的时候,记忆中总是闪现出在土灶前烤火讲故事的情景,想起他们用火钳夹起火点燃毛烟、吧嗒吧嗒吸上几口,又开始了故事的下回分解,火光就映在他们黝黑的脸上,烟灰、火灰就落在他们的帽子上、眉毛上。

说来挺惭愧的,最后一次见伯父是在伯母过世的时候,那时伯父正重病,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床上,床底下藏了不少安乐药,一心想着要随伯母而去。见到我们时,眼角稍显几分光亮,还嘱咐我们不要当贪官,要为人民服务。或许,在伯父心里,我们是他内心最后的骄傲,让他引以为傲。其实我知道,我们离伯父心中的“官”太远太远,所谓的贪或者不贪也跟我没有半毛关系。所以,虽然这些话,不着边际,我也不忍心去掐灭那最后的光亮,就如孔乙己执着着茴香豆的茴有几种写法,很多时候,对与错,真与假,都不重要。

只是不知道,伯父在天堂里,会不会见着我小时候写得那只摇摇晃晃的小胖鸭,纯白纯白的,我也想了。

丁酉年腊月二十

Leave a Reply

草根网文章标签(TagCloud)

湖湘文化 心情 生活 人生 诗歌 YY 农业研究 职场 碎碎念 工作 武汉肺炎 2019-nCov病毒 散文 乡土 随笔 社会 电视剧 人物 学习 易经 亲情 小说 农业政策 农业 现代农业 乡村振兴 风语者 读易 周易 风筝 写作 历史 公文 观点 电影 政策 回忆 管理 心路 文化 疫苗 新冠疫苗 那些年,这些人 节日 爱情 2019新型冠状病毒 家里蹲 高中 日记 湖湘名人 理发 写字 花鱼 2021 高考 日常 课程 故乡 爱好 袁隆平 杂交水稻 湖南农大 新冠状病毒 港剧 办公室 工商管理博士 农业评估 加强针 新冠疫情 相互宝 研究 国学 朝鲜战争 狙击手 乡愁 价值观 读史 心态 母亲 影评 人才 创新 杂评 岁月总结 杂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