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草根网最新原创文字:
  • 职场01… 历史数据表明,违反劳动合同的大多是公司,找各种理由或者…
  • 读易04… 《左转》记载,春秋时期的人占筮时,筮得某一卦,便查阅《…
  • 读易03… 上一篇《文王的易》中说到文王周昌以周部落的文化理念为基…
  • 风说01… 孔子"三季人"的故事,出自曾仕强教授在央视百家讲坛《易…
  • 读易02… 一, 晚商和先周 商前期的政府组织就如现在伊朗,王是军…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散文├定格的记忆

童年四季

一、春之谎言

童年的时候,农村的农作物产量还很低,加上一些作物品种有限,每年一到春天的时候,村里的年男女老少们就成群结队提着篮子出去扯一些嫩草回来喂猪,以缓解农作物的匮乏。我当然也不例外,只是父母从来不管我一个下午出去扯了多少猪草回来,只要我提着篮子出去了,晚上按时回来了,就什么都不会说。

其实扯猪草是件很好玩的事情,可以看到很多其他村里的妹妹,所以也是当时我们哪里最是时髦的男女交往的途径之一,另外两个就是放牛和看电影。不过对我没用,小p孩一个只有看热闹的份,有时候就是在旁边欣赏下对面飘来的山歌,山歌声越来越近,人也越来越亲热,村子里很多人就是这么谈上对象的。哪些大点的哥哥姐姐们谈爱打牌去了,我们这些小的就要受他们的欺负,每次还要帮他们扯一点猪草,就像以前黑社会收保护费一样的,。如果不交嘛,他们又不上我们跟着他们一起出去。当时恨的直骂他们是地主,可是骂归骂,得交的自然还得交。我本来就扯得不多,如果再上交一点公粮的话,回到家里恐怕就会看到篮子底了,所以就幸运的逃过了交公粮这一劫。

那时候,很多田里种了苕子(又叫紫云英),又可以做肥料,又可以用来喂猪喂牛,一般主人都盯得比较紧,很少有机会可以下手的,那些交了公粮觉得自己扯得太少了的,也只好冒险去偷苕子回去交差了。记忆中我也偷了一次,那天和几个伙伴在小溪里捉螃蟹捉了一个下午,太阳下山的时候才记起自己还没扯猪草,没办法,只有去偷点东西回去了,回到家里还得慌称是主人同意才割的,要不还会挨父母的批。

好不容易等着天黑了,我们几个人蹑手蹑脚的扑向了小溪对面的一块苕籽田,那天月色朦胧,很符合做小偷的条件。就在我们割的差不多的时候,远处有几道手电筒往这边走了过来,当时就把我们吓住了,不会是主人来了吧。大家不约而同地提着篮子就跑,拼命小溪跑到对岸去,到达安全地是时,长嘘一口水,唉,终于没有被抓住阿。不过感觉自己挺狼狈的,一个伙伴把一只鞋子都留在了小溪里,看着他提着一个鞋子回家,我还是感到了一丝成就感,终究,我2只鞋子都在。回家后,对母亲撒谎说,到外婆家去玩了会(外婆家离我们家只有几百米),回来时不小心跌倒外婆家门前的水渠里了,所以弄湿了裤子。母亲迟疑了片刻,还是没有说什么了。靠,那时真的是说谎的天才。

二、夏之喜忧

夏天最让人烦的事情就是双抢,更可恼每天那么累,有时候还要和哥哥一起去水渠里守水。我们村子有一片天地在地势较高的对面山坡上,自己村里的水库和村前面的小溪的水无法到达,必须靠乡里的大水库的水才能救禾苗的命。我们村子是乡水库的最后末端,所以每逢大旱缺水的时候,院子里就就必须组织人到水渠里去守水,大旱的时候水库的水是一个个村子轮流供给的,你不派人守住水渠的话,根本没有水到最末段来了。

哥哥一点不喜欢双抢,不过对守水却情有独钟。一次帮外公家收割早稻的时候,可能天气热了点,到11点钟的时候,哥哥把镰刀一丢,说,不搞了,我要回去了捉泥鳅去了,把我给笑死了,母亲批评哥哥说,当农民就要有党农民的像,你这个样子今后会饿死的。哥哥却说我今后一定不当农民了,父母也没办法。吃了中饭后,哥哥真的去抓了一个下午的泥鳅,不过他也没好意思在外公家吃饭,自己一个在家随便吃了点面条。从那天起,我也慢慢学会了反抗,明摆着反抗有好处可得,可以不要去干活,但是当时我的学习成绩不怎么得,没有哥哥那么底气足,不过后来哥哥也确实扔掉了锄头,可是我呢?现在有时候还得去摸一摸这个玩意儿,可能是当年我的太阳没有哥哥的毒辣的缘故吧。

晚上守水确实是一大奇观,10多里长的水渠上每隔100来米就有人在站岗,就和今天抗洪时守大堤一样,还有人在流动巡察。哥哥喜欢和村里的一些青年哥哥去守水,他们名义在守,其实很多时候是到水渠旁边晃荡去了,摘些水果吃啊,有时干脆不在水渠上,到田里抓青蛙去了。也有一些人很不安份,干起了小偷小摸的勾当。在水渠帮旁边隔壁大队有一所小学,有天晚上,几个青年哥哥去借根凳子,被学校里的守校老师拒绝了。几个青年哥哥顿时老羞成怒,差点就要打人,幸亏被赶来的队干部制止了。到凌晨3、4点钟的时候,他们几个却撬开了小学的老师办公室,每人都扛了一大把东西走了,其中有本子、粉笔、墨水之类的,还顺手搬了几条凳子走了,清早回来时,凳子就被丢在了水渠里。哥哥虽然没有参加,估摸着也是知情者之一,因为哥哥也带了本子粉笔和墨水回来。事发后,队里特意召开了全民会议,批评了这件事情,但是也不原意把这几个人交出去,乡里也没有办法,最后不了了之了。据说这几个人拿回来的本子每个人都卖了几十块钱。

我对守水渠这样的事情不怎么感兴趣,我更喜欢喊上几个伙伴一起去掏鸟窝抓鸟。

掏鸟窝就需要技术了,一般都是清早或者晚上的时候去端掉鸟的老巢,但不是所有人去掏鸟窝都能获得战利品的,同时掏鸟窝也需要胆量和勇气,说不定就能从鸟窝里抓出一条蛇来,村里的有几个小伙伴就在掏喜鹊窝的时候被蛇咬伤过,幸亏碰到的蛇毒性不大,弄了些草药就给治好了,所以父母也禁止我们去掏鸟窝,但是看到村里的小伙伴们都有小鸟玩,心里还是耐不住寂寞,自己不可能老养着几条小鱼玩。

那时候我常跟着哥哥还有伙伴们到山上去拾柴火。记得有一次我们上山,大家都在柴丛里钻。有的检松果,有的检树枝。大家在山上又是叫又是闹的,我们的叫声,笑声在整个山谷回荡。只要我们闹到哪里,那里的小鸟就到处乱飞。我们这群吵鬼,打破了大山的宁静。

正当我们闹得开心的时候,我突然看见一群鸟,应该说是一只大斑鸠带着几只小斑鸠在散步,看见我们来了就怆忙逃窜。我当时高兴极了,因为那几只小斑鸠明显羽毛没长好,一看就知道飞不远的,我高声向哥哥喊着,哥,快来,斑鸠。

哥连忙跑过来问:“在哪里?”。我手指着正准备逃得远远的斑鸠说:“在哪里”。母斑鸠几次飞远了,因为舍不得那几只小斑鸠又飞了回来,小斑鸠没有经验,看到我们吓得往灌木丛里跑,忘记了使用它的翅膀,没办法,母斑鸠也只好一个人在后面压阵,照应着她的子女们,其他伙伴也围了过来,哥哥几下就抓住了那只斑鸠,告诉我拿好,不要让它跑掉了,我一边点着头,一边看着双手捧着的斑鸠,有多开心就别提了。哥哥又去追捕那些小斑鸠去了,由于灌木丛太密,根本不好下手去抓,最终其他斑鸠一只也没抓到。斑鸠在我的手里,不停地挣扎,嘴里发出唧唧的声音。我担心从我手中逃走,就用力地握紧它。谁知道没多少时间,斑鸠就不动了,眼睛也闭上了。我以为它死了,就恨恨的把它丢在地上,哥哥也跑了过来问到“死了?在哪里?”我把手朝放斑鸠的地方指去,“呶!”哥哥顺眼看去,哪里有?“奇怪!我刚才就是放在这里的,怎么一下子就没有了呢?”我们俩到处找,也没有找到斑鸠的踪影,心里沮丧及了。后来落在我手里的鸟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虽然后来也捅了很多次鸟窝,但是一直没有养活过,不过后来用簸箕设陷阱抓麻雀倒是得心应手多了,战利品也不丰富了不少。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任何动物都有求生的欲望。它这样一装死,不仅检回了自己的生命,而且还检回了自由。

三、秋之收获

村后面有片树林,树林里有很多野果树,我们最喜欢有种叫苦槠树结的果实了,外观和板栗有点相近,只是没有那么大,皮没有那么坚固,我们把苦槠摘回来,用锅子一炒,香喷喷的,煞是好吃。但是苦槠好吃却不是很好摘,苦槠的枝条很脆,人爬到树上去摘,很危险,但是苦槠树干却质地很坚硬,现在我们村里很多锄头柄、门窗都是用苦槠树作的。每到秋天,如果刮大风的时候,苦槠就是一个劲的掉下来,你在树下捡起来就是了。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就是抱一块较大的石头猛砸苦槠树干,借助碰击的力量把苦槠振下来,现在回家到村后面的树林里,当年用石头砸苦槠书的杰作还保留在树干上。

有一次,我一个人抱着块大石头猛砸着苦槠树,苦槠如下冰雹一样,从树上纷纷掉下来下来,我兴奋不已,从来没砸过掉这么多的。这时有几个小伙伴,看见我在检苦槠,也一个个跑来检。我一看不对,他们怎么可以来检呢,这是我的苦槠。马上厉声道:“这是我砸下来的,这是我的苦槠,你们都不准检,你们检起来的都得归我”(多年以后,伙伴们还说我当初好霸道的)。伙伴们还真的把检来的苦槠全给了我。我掀起自己的衣服当兜兜,沉甸甸的有一大兜呢。

捉鱼也是秋天最喜欢做的事情。

家乡的小道上都是有小水渠环绕的,清清的,小溪里有很多小鱼,大鱼我反倒不喜欢,那时候我喜欢抓小鱼回来用大瓶子养着,再在瓶子里放些漂亮的小石头,然后再挑些鲜嫩的水草放进去,把瓶子放到小木窗口,看起来很漂亮,久不久就扔些蚊子、苍蝇进去,鱼就会去吃……
抓小鱼养有很多种方法,钓的、搓的、赶的、逼的……对小鱼来说钓就久很不适合,太小了根本掉不上来;搓呢,就是用簸箕,在小溪边的草丛中搓,搓进草里,用手在草丛里乱弄几下,把鱼吓出来,一出来就自然跑到簸箕里啦,这是很有效有一个办法,我用的最多的也是这个方法;赶和逼差不多,有点点不同,赶就是一个人在小溪的一头,另一个人在小溪的另一头,然后,一个人从一边把小鱼往另一边赶,那边的人就用簸箕或小网袋在那儿等鱼进来,这是用在一些平而湾的小溪里的;而逼呢,正相反,是用在有高低方位,而且直的小溪的,因为有高低的,水就自然向下流的快,而且加上直,那就更顺的啦,所以,只要在高处把水截断,再到低的地方把水断掉后(就是用泥土把水断开),目的就是抓这两个断点中间的鱼,方法只要把低的那个泥坝开一个小口,水就自然会流走,只要在水流的地方放个簸箕,人就在一旁坐着等水流完就行了,一直等到水差不多干了鱼就自然看都看的到,而且也没处走了,就自然一起流入簸箕里啦,呵,是不是很清闲?现在,还有一种最彻底的方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不过人力就要大些,呵,那就是拊鱼,这个“拊”是动作来的,在这里来说,是把水一下一下地倒走的意思,抓过鱼的人就明白吧,这个方法是对那些比较静的水,而且水的范围较大,水比较深的地方用的,方法和逼开始的方法一样,都是在溪的一头断开水流,再到另一头围起一个泥坝,然后就在一边用瓦片,用木块,用手,用脚,什么都行,一下一下地把围起的一潭水向外拊,别担心,鱼是不太可能让你带着水一同拊走的,你拊的时候,鱼会往另一边躲的,那你差不多把水拊完了,那里面的鱼就是你囊中之物啦,你随手就能抓到,不过,如果你想抓泥鳅就别忘了,要在泥下抓上几下,因为既使你把水拊的再干你也看不到泥鳅的,因为它会钻到湿泥下,很深的地方,所以得再仔细的找,等抓万鱼后,自己偷发上已经沾满了泥巴,身边也是湿漉漉的,有时抓鱼时,一不小心就被小水渠里的碎瓷片之类的东西扎伤了脚,当抓到了鱼回家,还是非常的开心非常的快乐!

不过后来出现了一种叫速杀死的农药,对鱼虾类有强烈的麻醉作用,水渠里慢慢的就看不不到以前那么多的小鱼了。

四、冬之回味

随着天气渐渐变冷,农村里也慢慢悠闲起来,到处都是打牌声。我们这些小孩子在家里总呆不住,照例在村后的树林里晃悠,林子里村里人挖了很多地窖,用来储藏红薯之类的农产品,地窖像个装酒的大肚葫芦,上面小,下面打,最上面直径是30、40厘米,一般1丈多深。像我们小孩子,没有楼梯是下不去的,很多时候只能望着地窖里的红薯兴叹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发明了一个办法,就是弄一颗6寸长的钉子,磨得光光的,后面拴上长长的细绳子,用足力气,瞄准地窖里的红薯,狠狠的镖过去。所以成功的概率不是很高,每天下午我们还是能吃的饱饱的。慢慢的村里的大人也知道了我们的独门武器了,把地窖里的红薯尽量往里面放,这时候我们的独门暗器就没有办法了,可是这些都难不住我们这些调皮蛋,有伙伴提议干脆自己下地窖去取红薯得了,于是弄了很粗的绳子,把一个人放下去,弄了红薯在把他吊上来,上面的3、4个人每次都弄得气喘嘘嘘的,老喊累死了,可是一想到红薯又不辞辛苦了,偷红薯很要记性,要弄清楚那个地窖已经关顾过了,那几个地窖是爷爷奶奶叔叔伯伯家的,万一摆了乌龙就不好了,一个伙伴就曾不小心偷了自家的红薯,他母亲在家数落偷红薯的人时候,他在一旁气的要死。

童年的记忆中,雪下得特别大,一般的都会下尺把厚,不像现在零零洒洒几片雪。下雪时打雪仗堆雪人和上山抓野味是必不可少的几个节目,现在还在怀念雪落自脖子里慢慢融去的那种感觉。每个人都在家门口堆上一个雪人,比试谁家门口的雪人堆得漂亮,摆放的时间长,父亲也很喜欢堆雪人,每次堆雪人都是在父亲的指点下完成的,伙伴们都羡慕死了。野味主要是野兔子和野鸡,小时候觉得兔子和野鸡最蠢了,兔子蠢的是有人追赶的时候,跳来跳去却总是在原地方,尤其在下坡的时候,兔子连滚都滚不好。野鸡就更不用说了,当被人追得太久的时候,它就会把脑袋埋进雪堆里,一位它看不见我们,我们也就看见它了。自然最终他们都会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

Leave a Reply

草根网文章标签(TagCloud)

湖湘文化 心情 生活 人生 诗歌 YY 农业研究 职场 碎碎念 工作 武汉肺炎 2019-nCov病毒 散文 乡土 随笔 社会 电视剧 人物 学习 易经 亲情 小说 农业政策 农业 现代农业 乡村振兴 风语者 读易 周易 风筝 写作 历史 公文 观点 电影 政策 回忆 管理 心路 文化 疫苗 新冠疫苗 那些年,这些人 节日 爱情 2019新型冠状病毒 家里蹲 高中 日记 湖湘名人 理发 写字 花鱼 2021 高考 日常 课程 故乡 爱好 袁隆平 杂交水稻 湖南农大 新冠状病毒 港剧 办公室 工商管理博士 农业评估 加强针 新冠疫情 相互宝 研究 国学 朝鲜战争 狙击手 乡愁 价值观 读史 心态 母亲 影评 人才 创新 杂评 岁月总结 杂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