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草根网最新原创文字:
  • 读易03… 上一篇《文王的易》中说到文王周昌以周部落的文化理念为基…
  • 风说01… 孔子"三季人"的故事,出自曾仕强教授在央视百家讲坛《易…
  • 读易02… 一, 晚商和先周 商前期的政府组织就如现在伊朗,王是军…
  • 北大女教… 北大女教授近段比较火,不断被人推上网尖,先是“华为蹭”…
  • 农业的赛… 每个产业都大致可以分外研发、生产和销售等环节,每个产业…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传统├湖湘文化篇

读易02 文王的易

一, 晚商和先周

商前期的政府组织就如现在伊朗,王是军事与政治的领袖,巫祝之辈如巫咸等担任宗教领袖、上帝的代言人。商晚期盘庚迁殷之后,特别是讨伐祝由一族之后,王权得以彻底强化,王的身份发生了变化,凡百事务都出自王的名义,统一了祭祀权,而且死去的王就在上帝左右、成为了人间的代言人。

周人先祖从晋不断北迁,古工亶父迁岐山,生活方式从务农、归附戎狄,复归务农。根据周原出土的甲骨文,殷视周为属国,武丁时期多次伐周后,周开始诚服,被册封为周方伯,而偶称周侯。

二,翦商之志

有学者认为,文王周昌因深入研究卜筮之术,窥得天机,从而萌生翦商之志,终被商所拘。但是历史表明,主持翦商大业的是其子发和吕尚,文王却沉迷于推演、完善易经。

然根据许倬云老师的研究,文王祖父太王时代就有了翦商之志,并做了战略布局,大儿子泰伯南下布局江南,幼子季历继位,以待日后南北夹击殷商。季历继承父志发扬光大,替殷商四处征伐,战功累累,被封“牧师”,同时也不断扩张自己的势力,最终季历被商王文丁拘执而亡,有功而诛,可能是周人的野心暴露,引起商人警惕,遂先发制人;也有学者猜测,季历可能涉及文丁之父武乙之死,历史只是含糊记载其田猎河渭、雷震而死。

三,拘演周易

太史公、班固等认为文王拘而演周易,也有学者认为,周易为西周掌卜筮之官所作。

郑玄在《易赞》中说,夏曰《连山》、商曰《归藏》、周曰《周易》,所以周易大概率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卦爻辞或者说筮辞应该是占问某事时的原始记录,并非某一个人的创造,而是不同时代的人长期积累的结果。文王最主要的工作的是对这些长期积累的筮辞进行归纳删减,并重新编排了六十四卦的卦序,文王最主要的工作的是对这些长期积累的筮辞进行归纳删减,并重新编排了六十四卦的卦序,体现周部落的文化理念,以周部落为中心。

文王周昌为什么会被拘禁羑里城?有学者说因其推演易经、尝试窥探天机,被殷纣得知而被拘。但从古本竹年纪事等资料考证,文王被拘时,正是纣王帝辛准备征伐东夷之际,商时西方为羌,北方为戎狄,东方则为夷。这就有个问题,纣王讨伐东夷为甚要拘禁文王?一者可能周部落这个时候有点小小不安分,但还只是有苗头,为确保后方稳定,不影响东征大业;二者是不是担心东夷会和周部落勾连,终归泰伯一族是去了江南;三就是纣王看上了文王的卜筮之才,欲利用其为东征服务。

但是,此时的周在天纵之骄的纣王眼里,是微不足道的小邦,文王也没有引起其的高度重视,不然为啥不是杀而是拘,并且也不是现在一样的监狱,文王在羑里城是可以自由交往、活动的。

从抱有翦商之志的弱势者这面来看,文王被拘时该怎么做?

一是保命、确保有生力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所以利用其卜筮之才,联络殷商贵族,保命、保力量。

二是分化殷商贵族,寻找战略伙伴,组建翦商联盟,如微子、吕尚等。

三,最重要的是为周替商搭建天理基础,取得人间代言权。根据周原甲骨文,当时的卜筮主要集中以下方面:卜祭祀、卜告、卜年、卜出入、卜田猎、卜征伐,还有就是人名、官名、地名、月相、计时等杂卜,文王在羑里城就是对这里类别的卜辞进行了归类整理,以周为中心,以周部落的文化理念为基础重新编排了易经六十四卦,取得了卜筮的解释权,把天命神学观念和卜筮统一结合起来。

《左转》记载,春秋时期的人占筮时,筮得某一卦,便查阅《周易》中该卦的卦爻辞,按其所讲的事情,推测所问之事的吉凶。

综上可知,文王在家里被商军带走时,估计文王想到了他父亲季历,他和周部落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被带到羑里城时,形势也逐步明朗,事态并没有他想得那么严重。但是还得最好最坏的打算,可能把所见所想融入到筮辞、把翦商的谋略也融入筮辞,以防万一。

文王在羑里城七年,成功解构了晚商的政府组织机构,将政治、神道合一的政府一分为二,商王回到商前期时代,掌握政治与军事,而巫祝之事转移到了周部落手中,成为当时的精神领袖。

四,周代殷商

根据许倬云老师的研究,周替代商并不是先进文化、先进生产力取代落后文化、落后生产力。

从文献与考古资料的综合看来,周人的国势当时不足与商抗衡,周人的生产能力至多和商站在同一水平,并无突破性的发展,无证据支持周人生产力较高。

从武力来看,一是以人数来说,周是商的属邦,商王国人口多、属邦多,不是撮尔小国的周可以比拟;二是武器方面看,商已有战车,两匹马或者四匹马拉的直辕双轮车辆,马车载有三名武装战士,战车配属若干名随车的徒卒,这方面,商优势明显;三是武器装备,周人的兵种与武器与商人无十分显著的差别。则周胜商也不能由军事力量的强弱来解释。

许倬云老师认为,周以撮尔小国而能克商,既不能由经济力强弱作理由,又不能由军事力量的优劣来分高低,周之胜利当只能由战略的运用以寻求解释了。

所以,个人认为,周代殷商既然只能从战略层面解释,那就牵涉到周太王时代的战略布局了。

一是东夷牵制了商的主力部队,这里面可能有泰伯一族功劳;

二是文王被拘的七年,成功分解了殷商贵族,并找到了主要的战略联盟;

三是周部落接过了巫祝之术的解释权,成为了当时的精神文化中心,从非军事层面完成了对殷商的包围,并最终通过非军事层面的合围实现了政治军事层面的合围。

所以,文王的易本质上就是卜筮之术和谋略之道,如占卜、谋术。心强强不过命

Leave a Reply

草根网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