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草根网最新原创文字:
  • 历史的教… 商鞅原名公孙鞅,因功封于商,又称商鞅、商君。 太史公说…
  • 历史的教… 汉初太子风波,对垒的不是太子刘盈和赵王如意,本质上是吕…
  • 水煮菜 袅袅炊烟起妈妈忙着拿手菜水煮肉,水煮鱼,水煮大白菜不知…
  • 历史的教… 韩信,刘邦手下三杰之一,战无不胜的大将军,齐王、楚王、…
  • 历史的教… 根据现有史料(或许看到的都是成功者故意留下的),故事开…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Pinterest Tumblr VK WeChat Weibo
散文├定格的记忆

偶遇的另一种生活

中午出去买水喝时,无意中在传达室旁边的小南杂店碰到了一个熟人,开始我还没认出来了,只是觉得他说话的腔调很熟悉,直到守传达室的大姐对我说,这位也是咱们的老乡,既然是老乡,出于礼节,上去搭讪了几句。没想到,说了几句话后,他居然问我是不是叫某某,我感到奇怪,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他问我还记得某年某月的那趟贫民窟火车吗?当然,我不会忘记,从那天起,我暗自发誓今后再也不坐这样的车,永远告别这样的生活,那天的情景,就像黑白照片慢慢浮现在眼前,我终于想起他是谁了,曾经豪气冲天要去广州捡钱的老乡。

我问他什么时候来的长沙,现在住在那里?他告诉我现在的地方,特意递给我一张名片,接过来一看,某某食品公司销售经理,再三邀请我今晚到他那里去玩,他说今天他有时间,公司不需要开例会。他这么热情,我也不好拒绝,满口答应了下来。看到他现在这份十分沧桑的脸,我想没有人会相信他和一样大,一样都是大学毕业生。手里拽着他的名片,我笑了笑,就像自己每次出去,名片上总也是给自己贴了很多头衔和名号,传达室的大姐补了几句:你们很熟啊,看看现在差别就蛮大阿。我苦笑的摇了摇头,我比他强在那里?

下班后,急急拿了数码相机就出发了,按着他的地址找了过去,好不容易找到个大点的超市买了点东西,虽然我早就有心理准备,在他说出他得地址后,我就知道那不是个繁华的地方,当看到这个地方后,还是让我震惊,他就住在这个地方?本来想拍点什么,可是看到铁路桥下那一溜溜矮矮的简易房,我没有再拍下去了的勇气,我不想看到他们那麻木的眼神,更不愿让他们觉得我是在展示我的优越,其实,我能有什么可以展示呢,充其量也只是纸糊的虚荣心。我慌忙把数码相机藏在包里。

他老远就在向我招手,一家三口住在只有10平米的平房里,我不知道这狭窄的空间会不会窒息一个人的灵魂。他不再有以的豪情了,挂在口头老是一句话,比家里种田还是好多了,我猜想他每天都在为今天我活下来了感到庆幸吧,几次我想提醒他你也是个大学生、你当初的豪情那去了?但是他的经历让我无所适从,更找不到安慰他的话。他一直在跑着业务,从广州跑到了长沙,从电器行业跑到了食品行业。现在在长沙一家有名的食品代理公司上班,负责芙蓉区这边的D类南杂店,整天踩着自行车到处跑单送货,他说他偷偷兼了很多份工作,可是每年赚得钱还是越来越少,原因很简单,人们习惯于大超市去购物了,那些食杂店自己都面临着关门了,还能养活其他的人吗?我想也是的,除非碰上我这么懒得人,懒得逛超市,懒得去排队付钱。

日光渐渐在眼睛里退去,夜色在四周弥漫开来,铁路桥下也渐渐热闹起来,这些东西我不忍心去多说了,同时我也很还很害怕或许自己有一天如果落到了这种田地的话?该怎么办呢?这些或许是都市一些生活在底层的人们最真实的生活写照吧,或许还有更困难的,只是我没有去留意,其它人也没有去关心而已。

从他家出来,外面已经开始下起了雨,我一个人走在雨里,任凭雨水拍打我这以逐渐麻木的躯体,几辆的士在我身边猛按了几下喇叭,看我没有反应,又加速离开了。待在省城这繁华的娱乐之都里,我只是一个穷且没有尽情快乐着的异乡人,其实自己已经把生命之中最浪漫的10年已经耗在了脚下的这座城市。每当别人问起,你究竟是哪里人是,我有时候竟不知道怎么回答,回到家乡,父老乡亲说我市省城人,在省城里别人又说我是乡下人,现在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了。但是谁都无法回避地域的差别,户籍制度让很多自认为才高八斗的有志青年屡屡碰壁,头破了,还是找不到可以擦洗伤口的地方,只是因为,你来自他乡。

其实,我很喜欢省城,不是因为这里的繁华,也不是因为什么有什么东西值得坚守。喜欢就是喜欢,没有理由,喜欢哪拖着长长腔调的方言,喜欢这座城市的自由和无拘无束,喜欢四面八方涌来的星哥星姐们,到处张扬着个性,贫穷却疯狂消费的城市,很多人天天喊没钱花,很多人高薪都贫穷着,更何况像我这样低薪的城市边缘人呢。

很多次我也问自己,自己活得也不是很窝囊吗?看到过很多媒体对省城各种各样的人生存状况进行调查,看到很多人那么恶劣的环境,我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是幸福的,至少我不要担心晚餐有没有饭吃,有没有地方睡,更不要担心家里还有人等着自己赚的那几毛钱买米下锅,所以我是幸运的,幸运的是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但是我更是可耻的,有首歌就是这么唱得,孤单的人是可耻的。自己在这里漂了这么多年了,现在又有什么呢?勉强的生存,看着这些逐渐发霉的日子,有时候连感慨都没有了。

雨越来越大了,我突然在想,长沙有多少房子会漏雨呢?

Leave a Reply

草根网文章标签(TagCloud)

湖湘文化 心情 生活 人生 农业研究 职场 农业 YY 诗歌 碎碎念 工作 2019-nCov病毒 武汉肺炎 散文 随笔 历史 乡土 社会 人物 电视剧 现代农业 学习 周易 易经 亲情 乡村振兴 农业政策 历史的教训 小说 读易 管理 电影 政策 风筝 风语者 观点 新冠疫情 写作 公文 疫苗 回忆 狙击手 爱情 工商管理博士 心路 那些年,这些人 文化 新冠疫苗 新年 2023 一号文件 朝鲜战争 杂评 节日 光阴 理发 爱好 写字 湖湘名人 湖南农大 港剧 母亲 核酸检测 杂记 杂交水稻 农业评估 易理 日记 日常 新冠状病毒 创新 故乡 办公室 心态 影评 加强针 岁月总结 家里蹲 家庭 国学 天命 2019新型冠状病毒 古代人物 博客 草根网 高考 高中 2021 课程 读史 袁隆平 花鱼 传统 乡愁 相互宝 人才 研究 价值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