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 New
  • 活在当下 曾经有文字说: 相信年轻时的遗憾,到老来是有机会弥补的;我相信人生漫漫、山高路远,失去的人总有机会再…
  • 无为可治焦虑 放松了對自己的時間、思維和人際關係的要求, 你就會慢下來, 減輕了包袱, 留出空間讓你真實的感受浮出…
  • YY的幸福生活87、That Girl YY九句5 That Girl 是她走前常听的歌,YY也是在她的QQ空间里的常听音乐里看到的,可能在…
  • YY的幸福生活86、是重逢,也是永别 九句偈4 她走了,就在举国上下抗疫之际,YY也是从别人的别人的微信里看到的;听说只是白血病,原本做了…
  • YY的幸福生活85、不堪 九句偈3 黑夜里醒来,发现在睡在了坑里,不知道坑有多高,不知道坑外是个什么世界?天字一号终于过去了,…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小说├浮生演绎录

YY的幸福生活84、灯光

九句偈2

1. 对门有一座院子,门口有武警站岗,YY站在阳台上就能看到院子门口的情景,每逢周末,门口就是豪车美女,一长溜的,据说里面待得都厅级以上的大佬。

2. 屋漏总逢连夜雨,杜大诗人的茅屋也曾被秋风所破,人,在落魄之际,总容易不断掉坑,所以易经里从泰到否,只有一卦,从否到泰,要走六十三卦。

3. 那个冬日的下午,阳光也在匆匆往家里赶。公司最终的结局已没有什么悬念,也只有几个人在留守了,政府的资金就能保证留守的这些人近几年相对过得滋润,但谁敢把自己未来赌在这危墙之下?这天,办公室里也就几个人,此时有人找上来了,三个男的,就像电视剧里一样,拿了证件在YY眼前一晃,我是×××,……一切都太突然,那一瞬间YY脑海里一片空白,开始了短路,一时间想不起该怎么做,自然也不记得看啥证件问他们姓名,只是对办公室的人交待了,如果下班前还没有回来,要他帮向丁原说下,后来的发展表明,同事并没有明白YY的真实意思。

4. 下午四点去得某厅,凌晨两点离开。在去某厅的路上,车里还有一位据说是某委的干部,旁敲侧击打探一些往年旧事,YY整个人都是蒙的,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意思?将近十个小时,终于弄清楚了是啥事情,他们导向清晰,目标明确,YY唯有靠拢,才能过关。来来回回折腾了十几遍,终于定稿,虽然漏洞百出,至少可以让YY回家了,中间也接到了几个家里的电话,怎么打电话不接?什么时候回家之类的,最后几个手机被拘留检查,人先回去,明天再来,后来几个月就这样来来回回。拦辆的士回到小区时,远远看到了阳台上的灯光,很暖很暖,虽然此时非常不堪。

5. 回到家里,家人都已经入睡,好好回想晚上的一切,YY找出备用手机,联系了丁原,因为丁原的老领导曾是某委的最高大佬,这些个部门都归他管,丁原说,明天他去某厅找找他的同学打探下,现在就去找他老领导,太急,我们觉得是天大的事,在他眼里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或许,这就是当权者与底层的差距。翻出了近十年的日记本、还有一些工作材料,烧到了天亮,还有剩下一大撂,烧坏了一个铝脸盆,去丢掉脸盆时还像做贼一样,生怕被监控拍上了。余下的不想再烧了、再撕了,撒上一些消毒液,装进纸袋子,连同一张2T的外接硬盘,联想的那种,08年买的,当初花了千多银子,一并扔进了某条路边的池塘里,一路上仍像做贼似的,避开监控,不让人看见。只是人算不如天算,那口池塘一两天后堤坝漏水,溃坝水全放干了,至于那一袋东西最后去了哪,不知道。YY也是半个月后才知道那池塘在整修了,想象,这就是不堪中的最不堪了。

6. 对面那座院子,终于有机会去一探芳容,原因就是对前面材料的否定。站在院子里的空坪上,可以看见家里的阳台。去的时候还是下午,三三两两的一些人在放风,在劳动,里面有1、2亩的菜地,YY玩笑说,这菜地活还是干得了,某厅的人说,你想得美,这里面要厅级以上。人最大的悲哀就是,把你带进来了,又说你不够格,只是让你体验下。还是里面的同志和善,看到YY憨厚老实,就免去了所有的道具,还安排在窗户边盯着,就怕某厅这些哥们过了头。只是就是同样的问题在反复折腾,同志们怕YY说饿了、怕YY头昏事后又不承认,特意点了盒饭,边吃盒饭边聊天,边讲革命斗争史,讲曾经的苦难史,居然有人被YY感动哭了,后来此人也常在微信联系。聊了几个小时,离开时已是晚上十点多,能清晰看到家里阳台的灯光,只是又被送到了厅里,更高的官来聊了,一口熟悉的乡音,说了很多,大意就是这是天字第一号案件,二号钦批的,从上到下,这系统几十号人都进去了,厅里工作部署会上,YY也被列为了突破的核心,可能在他们眼里,曾经YY收入那么高,不可能不知道,于是上量上动作,折腾了几十天还是没有收获,在YY写了详细的材料,给他们做了专业的培训PPT后,终于不需要天天去报到了。

7. 找了不少人,也花了不少钱,也不知道有没有作用,至少给了YY希望和力量。当然也有一些一本正经、主动避开的,也有很亲很亲却冷漠看戏的,也有积极找人找注意的,一属下找到了她的曾经老领导,老者听完故事后,拍着胸脯说,别怕不用担心,如果这样都能被带进去,那没天理了,他一定能想办法捞出来。这一刻,YY心里有了莫大的安慰,也相信自己一定会平安,终归,自己应该属于善良的一类。

8. 凡事,只要熬住了,坚持了,就会有转机。终于,YY也看到了,办事的同志们折腾了大半年,他们都是从全各个单位抽调来的,都想早点回家。有人自称是校友,硬要把YY往坑里带;有人看YY老实,走到今天也很不容易,不让YY掉坑里;有人想早点完事,以要把家里人带到厅里、要去家里搜摄像恐吓威胁过,并诱导该怎么说该怎么写?其实,YY想得很简单,每天能回家就行,只有每天回去了,才能思考下一步,才有可能找到破局的办法。幸运的是,被威胁诱导的材料被好心的同志拦下了,于是就有了去对面院子的经历。也终于等来了有利的证据,有人伪造了YY的签名、某同志的诱供,让YY迎来绝地反击的机会,终于长嘘了一口气。

9. 回首,YY是无愧的,完成了切割,虽然本人被折腾,后经人提醒,也多了份自如,至少,没有带进无辜之人、也没有增添无辜之事,底层小民,只是生存、只是一份工作,别无其它。有人说,公权力就像是巨无霸坦克,而你这样的小民只是路边米粒大小的石子,甚至还没有那么大,能扛得住碾压?有人说,也许你觉得你了不起,其实在大佬的眼里,你连牛身上一根毛都比不上。或许这才是现实的生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