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 New
  • 再说写字 书法是艺术,那是很高雅的玩意,绝大多数人都只是在写字而已,包括不少自诩为书法家或者书法大家的人。 书…
  • 日行千里 昨天一天从长沙到广州、珠海弄了一个来回,折合总里程应该差不多2000公里了,放在以前估计很难实现,科…
  • 高考下雨定律 记忆中高考时总爱下雨,不知道是个人的感觉,还是大部分地方事实如此。 以前高考在7月,总会看到因为洪水…
  • 游荡半生,归来但愿仍少年 今年的儿童节,是周六,不巧的是,这天有事情,没在家,女儿抱怨说,爸爸第一眼看到她就说儿童节快乐,这就…
  • 写字 读初中的时候,总觉得字写得不好看,当时主要是圆珠笔,所以特意买了基本圆珠笔的字帖,描红本,写了几年,…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心情├光阴的故事

大雪满弓刀

小区的雪人,挣扎着不愿离去,不断提醒着路人,它曾有的美好。就如18年年底的这场雪,紧紧抓住屋檐、抓住山尖,藏在枝头、藏在野外的菜叶里,把寒冷扎进路人的骨髓里,刺疼刺疼地飘在空中。

有人狂欢,很多年没见过这么大雪;有人抱怨,雪压垮了大棚,冻坏了糊口赚钱的叶菜;也有人无邪地看着这雪白雪白,欣喜而又纯洁。当然,也有气急败坏的家长,下雪就听课,可是公司不放假。一切,就如是那透明的肥皂泡,照出了不同的人、不同的生活。

曾经的雪天我在干嘛?突然想起了卢纶的一句诗: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这究竟是这样的一种场景,卢纶是不是其实写的是一种无奈?虽然敌人就在前面,虽然有一干铁骑,可是我们的弓刀被大雪所冰住,徒有一腔豪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