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 New
  • YY的幸福生活88、微光 微光 微光,就是希望之光,是黑夜里的希望和方向,这一点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强调过。今年很多单位、…
  • 个体和组织的职业化路径 时下,专业化、职业化都是管理领域的热点词汇,有人说“专业人做专业事”,也有人说“职业人做职业事”。某…
  • 你好,2021 2020走了,就在满屏的致辞和祝福声中。虽然不很习惯把元旦当作新年,也不得不接受,2021确实来了。…
  • 历史的是非 近段热播的大秦赋,是大秦系列的大结局,历史人物中,本人曾最推崇的都是西汉以前的人物,且不说老孔孟这些…
  • 小龙 家里养了一条龙鱼,蓝底金黄,啥是好看,女儿一直叫它小龙,几个月下来,小龙就从购买时的20多厘米,长到…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心情├光阴的故事

九月 开学季

九月,开学的季节,小时候这时候,父母最愁的就是学费,近千元的学费,现在看不算什么,在当初,却又是一个巨大的数字,喂养近一年的肥猪也才五六百块,而普通人家一年饲养三五投猪已经很了不起了。唯一幸运的是,当初读书是可以赊账的,至少有几个月的空窗期,让家庭筹钱,不至于让小朋友因为学费,而上不了学。不知道现在还可以赊账不?至少在城里,应该不会,也让人觉得不好意思,小朋友也是,大朋友更是。

在移民的城市,节奏越来越快,曾经在北上广,深感窒息,最终还是回到了乡里城市,压力小了很多,曾经的习俗是不过正月十五,不算真正上班,现在也有一些公司,过了正月十五才正式上班,想想都觉得幸福。看到很多HR们,或者说公司人事行政们把时间卡得紧紧的、把制度写得巨细,貌似这样才体现他们的专业性。其实,把人管得死死的,只留下一副身躯,意义有多大,还真不好说,标榜着人人平等,事实上是不可能平等的,只是很多人有平等的名义在践踏着本可遵循的公正。如有些公司规定,迟到一次罚✖块,但是这几块对于高管和普通员工来说,意义完全不一样,一年几十上百万的,还在乎这么个几十块?所以所谓的公平只是震慑最基层的员工,如果按照公正的角度,应该是没人迟到一次扣发百分之几的工资,很多时候,我们在貌似追求公平,其实最终也最起码的公正都丧失了。就如现在的教育,如学校机器排位啥的,忽略了人的情感诉求,用所谓的理智客观来搪塞公正。

我们的九月,是怀着一种雀跃的心情,一种久久的期盼。而现在,不少人都是抗拒的,大人们只是在转移一种看管的责任,原本童真的年代,被书本、作业尤其是钢筋水泥固封在了自己的世界。曾有四五位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但是对于女儿这代,估计很难再有,每期都有进出,小升初、初升高等等,能从小学一起读到高中的,估计就没有了,所以很多人没有了朋友,也没有了朋友的概念,有得只是自以为是的孤僻与傲世,其实这不是他们本来的面目,只是这个时代、这教育给他们塑造出来的唯一的面孔。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