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 New
  • 坍塌 YY的幸福生活82、坍塌 4月25日清早7点,YY匆匆从总部赶回办公室,踏进办公室的瞬间,YY感受到…
  • 理由 博客一直就这么挂着,想起来了,就来除除草;空间也从大陆转到了香港,今年年初起,就非常不稳定,时不时就…
  • 剑者 高手过招,一招致胜,无招胜有招。 “稳、准、快”,是古龙心中的绝世武功。 “手中无剑,心中亦无剑,无…
  • 母 亲 母 亲 (留恋处总有母亲的目光,始终指引着我跋涉远方) 孩提时看母亲 就像一座绿绿的大山 我就是 山…
  • YY的幸福生活 81、乱战 张非辞掉了销售公司的总经理职务,安心去玩他的项目、他的蔬菜基地建设去了;被丁原寄予厚望、大力扶持的樊…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心情├光阴的故事

九月 开学季

九月,开学的季节,小时候这时候,父母最愁的就是学费,近千元的学费,现在看不算什么,在当初,却又是一个巨大的数字,喂养近一年的肥猪也才五六百块,而普通人家一年饲养三五投猪已经很了不起了。唯一幸运的是,当初读书是可以赊账的,至少有几个月的空窗期,让家庭筹钱,不至于让小朋友因为学费,而上不了学。不知道现在还可以赊账不?至少在城里,应该不会,也让人觉得不好意思,小朋友也是,大朋友更是。

在移民的城市,节奏越来越快,曾经在北上广,深感窒息,最终还是回到了乡里城市,压力小了很多,曾经的习俗是不过正月十五,不算真正上班,现在也有一些公司,过了正月十五才正式上班,想想都觉得幸福。看到很多HR们,或者说公司人事行政们把时间卡得紧紧的、把制度写得巨细,貌似这样才体现他们的专业性。其实,把人管得死死的,只留下一副身躯,意义有多大,还真不好说,标榜着人人平等,事实上是不可能平等的,只是很多人有平等的名义在践踏着本可遵循的公正。如有些公司规定,迟到一次罚✖块,但是这几块对于高管和普通员工来说,意义完全不一样,一年几十上百万的,还在乎这么个几十块?所以所谓的公平只是震慑最基层的员工,如果按照公正的角度,应该是没人迟到一次扣发百分之几的工资,很多时候,我们在貌似追求公平,其实最终也最起码的公正都丧失了。就如现在的教育,如学校机器排位啥的,忽略了人的情感诉求,用所谓的理智客观来搪塞公正。

我们的九月,是怀着一种雀跃的心情,一种久久的期盼。而现在,不少人都是抗拒的,大人们只是在转移一种看管的责任,原本童真的年代,被书本、作业尤其是钢筋水泥固封在了自己的世界。曾有四五位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但是对于女儿这代,估计很难再有,每期都有进出,小升初、初升高等等,能从小学一起读到高中的,估计就没有了,所以很多人没有了朋友,也没有了朋友的概念,有得只是自以为是的孤僻与傲世,其实这不是他们本来的面目,只是这个时代、这教育给他们塑造出来的唯一的面孔。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