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 New
  • YY的幸福生活88、微光 微光 微光,就是希望之光,是黑夜里的希望和方向,这一点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强调过。今年很多单位、…
  • 个体和组织的职业化路径 时下,专业化、职业化都是管理领域的热点词汇,有人说“专业人做专业事”,也有人说“职业人做职业事”。某…
  • 你好,2021 2020走了,就在满屏的致辞和祝福声中。虽然不很习惯把元旦当作新年,也不得不接受,2021确实来了。…
  • 历史的是非 近段热播的大秦赋,是大秦系列的大结局,历史人物中,本人曾最推崇的都是西汉以前的人物,且不说老孔孟这些…
  • 小龙 家里养了一条龙鱼,蓝底金黄,啥是好看,女儿一直叫它小龙,几个月下来,小龙就从购买时的20多厘米,长到…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随笔├风眼看世界

信任

近段时间经常要挤大巴车,而且是在每天晚上下班高峰期。这个时候也是扒手小偷们上班的时候,对于这座城市的三只手们向来有几分忌惮。虽然车内的广播在不停的招呼着人多拥挤小心被扒,但是每天还是有那么被扒的故事在上演。自己是个穷人,身上最贵

重的物品就是一部手机了,平时出去如果没有带包,一般是不带手机的,这个不好的习惯,曾带来了很多的不解,也错过了不少的故事。

昨天,和往常一样,办完事回家,也一如既往的往车厢的最后头走,车上人不多,还有几个空位置。有人评论说,一上车就往喜欢坐最尾段的人,是最缺少爱心的人,因为最后面基本上是碰不到需要让座位的时候。这么说来,让我觉得几分汗颜,我只是觉得最后面安全些,扒手一般不会去。刚到火车站的时候,上来了一位妹妹,就坐在我的身边,车子刚离开站点,妹妹突然问我可不可以借个手机打电话,她说她的电话遗忘在店子里了。我本能的说,对不起,我也没有带手机,事实上我确实没有带手机。妹妹有问旁边的一位美女,得到的答复还是一样的:哦,没有。其实,我开始看到她用手机在打电话。

妹妹怔了一下,脸红了红,在下一站出慌忙下了车,疾步奔向了公用电话。看着女孩那慌乱的脚步,我在想,如果我真带了手机,我会借吗?在骗子横行的时代,我们会不会扼住善良的脖子?我看了看旁边的美女,一脸的坦然,好想什么都没发生过!后来的路程我一直在思索着这个问题,其实换作是我,我根本不会向旁人去借手机,因为一般情况不会有人借给你。可是女孩为什么还要借呢?或许她小,或许她真的是骗子,如果她不是骗子呢?,刚才的一幕应该会深深地刻在她的记忆里,社会的冷漠也会深深刻在她的记忆里。按照当时的情景,我想她是骗不走手机的。想到车厢里经常播放的广告,遇到歹徒请多一份正义,多一份勇敢。当正义已经沉睡需要广播来呐喊的时候,这个社会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呢?

下车后,突然感到一丝失落和愧疚,愧疚什么呢?或许是我还有一丝善良。更留下了一个悬而未决的疑惑,她究竟是…..?

2005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