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 New
  • 舍得 几年前,看见几条漂亮的鱼,甚是喜欢,还准备了好大一桶饲料。没多久,鱼挂掉了,舍不得那桶饲料,决定再买…
  • 慢工出细活 慢工出细活,是古话,一直以来总认为是要把活做细、做精、做好,是需要时间慢慢来打磨的。 直到前几天,老…
  • 八月流火,灼人灼心 流火八月,原以为会有很多感触,临了,半天想不出一个表情符号,诚如过去的五年,在,貌似发生了不少的事,…
  • 父親的軍旅生活 一 从小就受父亲的影响,喜欢看战争题材的电视电影,喜欢战争题材的小说,喜欢听与战争有关的故事,虽然哪…
  • 再说写字 书法是艺术,那是很高雅的玩意,绝大多数人都只是在写字而已,包括不少自诩为书法家或者书法大家的人。 书…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诗歌├分行就叫诗

六月的尾巴

六月的最后一周
天气异常的炎热
天气越来越热
博客越来越冷
冷到连自己都懒得去打理一下
青春没了
惶恐来了
身边的长辈
都在慢慢离去
那些曾经熟悉的面孔
也渐渐成为记忆
昨晚回到家
母亲说
幺外公走了,走得很安详,没有病痛,就像当年外公离去一样
说这话时,母亲靠在窗户边,久久望着窗外
窗外的几百里外,那就是我们的故乡,一个总在梦里出现的地方
那些长辈,很多年没见,有些人也永远不能再见了
比如外公,包括没有丁点记忆的爷爷奶奶
突然爷爷辈的老人中,只有外婆一个人了
多想对时间按下暂停键
让我回头去好好看看他们
曾经,我忘记带上他们的叮咛,也错过了他们慈祥的怀抱
(旧文,整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