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 New
  • 对门小院 上班的路上,有座小院,虽然绿绿葱葱,但总带着一股萧杀之气,平常,院外停着不少名车,也有美人,门口永远…
  • 岁月不饶人 岁月不饶人,终归还是逐渐老去,身上的部件也终于开始老化了,前段时间牙齿被崩了一道缝,近段总不停上火发…
  • 九月 开学季 九月,开学的季节,小时候这时候,父母最愁的就是学费,近千元的学费,现在看不算什么,在当初,却又是一个…
  • 舍得 几年前,看见几条漂亮的鱼,甚是喜欢,还准备了好大一桶饲料。没多久,鱼挂掉了,舍不得那桶饲料,决定再买…
  • 慢工出细活 慢工出细活,是古话,一直以来总认为是要把活做细、做精、做好,是需要时间慢慢来打磨的。 直到前几天,老…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散文├定格的记忆

对门小院

上班的路上,有座小院,虽然绿绿葱葱,但总带着一股萧杀之气,平常,院外停着不少名车,也有美人,门口永远都是两个持枪的武警哥哥。

据说,这里是省看守所,里面住的都是省厅级干部,其实,站在自家的阳台上,也能看到整个小院,看到这座隐在军事禁区的小院,谣言、猜测很多都停留在这座小院,还有一些只有港片里才有的桥段。

只是在某个春节的午后,突然发现,院口的武警不见了,取代的是条条红幅、隆隆的机器声,曾经望而却步的禁区,瞬间就没了踪影。

曾经,某个午后,阳光很暖,就在这个小院里,看到了绿油油的菜地,阳光下悠闲踱步的曾经的官人,眼里还是那么傲慢,也能看到对面熟悉的阳台,看见了阳光从阳台离开、灯光从阳台升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