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 New
  • 舍得 几年前,看见几条漂亮的鱼,甚是喜欢,还准备了好大一桶饲料。没多久,鱼挂掉了,舍不得那桶饲料,决定再买…
  • 慢工出细活 慢工出细活,是古话,一直以来总认为是要把活做细、做精、做好,是需要时间慢慢来打磨的。 直到前几天,老…
  • 八月流火,灼人灼心 流火八月,原以为会有很多感触,临了,半天想不出一个表情符号,诚如过去的五年,在,貌似发生了不少的事,…
  • 父親的軍旅生活 一 从小就受父亲的影响,喜欢看战争题材的电视电影,喜欢战争题材的小说,喜欢听与战争有关的故事,虽然哪…
  • 再说写字 书法是艺术,那是很高雅的玩意,绝大多数人都只是在写字而已,包括不少自诩为书法家或者书法大家的人。 书…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散文├定格的记忆

父親的軍旅生活

从小就受父亲的影响,喜欢看战争题材的电视电影,喜欢战争题材的小说,喜欢听与战争有关的故事,虽然哪个时候不知道战争是怎么一回事。小时候非常渴望成为毛主席,跟父亲说长大后我也要给毛主席扛枪去。真正长大了,却几次和军营擦肩而过,看着电视里的子弟兵,内心有种很特别的感觉。

父亲出生时,家境已经日渐衰落,曾祖父、祖父都是秀才出身,不懂农事,老祖宗留下的上百亩地,以及村后的那片山,都在曾祖父手里给挥霍光了,因为曾祖父好赌,每次都是逢赌必输,可是曾祖父的决心倒是很大,屡输屡赌,到祖父当家时,家里已经没有几块拿的出手的田地了。现在村里很多田地都是以曾祖父、祖父名字命名得,这算是最后留下的唯一痕迹了。

待到父亲初中毕业时,家里已经无法让父亲继续读书,奶奶都是在田里的水稻穗尖刚变黄的时候,就去把黄了的谷粒摘回来炖粥喝,到了最后收割水稻的时候,地里就只剩下了光光的禾苗秆了,幸好这时队里可以发公粮了。后来,部队到村里来征兵,家里人苦苦哀求队里干部,好不容易把父亲送进了部队,去当兵的那天,奶奶对父亲说:孩子啊,现在好了,去当兵就不会挨饿了。

父亲被分在了北京某部队,同去的老乡有五十几个人,最低文化都是初中毕业。三个月的新兵训练后,他们又被拉去干苦力活,修了几个月的地下铁路,劳动改造完毕后分到了隶属某总部的某兵团。部队就驻扎在复兴门的大院里,父亲也得以近距离体验了北京的生活,也学会了一口北京话,很多年还在我们面前卖弄他的北京普通话。当时全国运动刚刚开始,北京很多部门都受到了冲击,某总部也不例外,领导们被批来斗去的,虽然底层部队相对还是比较稳定平静,但是很多军事训练给取消了,管理也松散了很多。除了不让造反派冲进大院里来,部队平常也什么很多事可以做。父亲就多了很多机会在复兴门路上溜达,从广场到纪念堂到天安门到长城,都留下了父亲的身影,现在这些相片父亲都当作宝贝似的收藏着。

两年后,新任总长对所属部队作了调整,父亲所在的部队被整编成独立团,经过一段时间的技术培训后,被派往全国各地协助工程兵维护修建国防光缆,部队从南到北,从东到西,走遍了全国各地区,那时候父亲所在的部队条件应该很不错,因为每到一个地方,父亲都留下了相片,很多还是彩色的,当时的彩照很多应该是手描得,颜色不是很生动。但是在父亲说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山西。

山西解放前是阎老西的地盘,阎老西撤退的时候,山西也留下了一批打散的部队,大部分就在当地农村扎了根,可能还有一部分隐藏能够在深山老林里当土匪去了。二十来年过去了,这些人还一直保留着晚上出来活动的习惯。如今趁着全国大运动之际,活动就更加猖獗了。每天晚上父亲都看到对面的山谷里冒出一支支信号弹,偶尔还听到几声枪响或者爆炸声,整个营区都笼罩在恐怖之中。在几个哨兵差点被摸掉了后,团领导迅速向上级部门请求支援,由于部队这么多年一直都忙着检修光缆,除了警卫连搞过军事训练了,其他人早就这些给忘记了。总参也非常重视,没几天,便从当地抽调一个野战营过来加强保卫工作。

野战营在营区周围搞了几次拉练后,每天晚上就很少听到枪声了。一天晚上,父亲从外面回到营房时,听到隔壁的房间有呻吟声,推门进去一看,原来是一个老乡,看样子痛的非常厉害,父亲赶快叫上了几个战友,抬着老乡直奔团部医院,医生说幸亏发现得及时,如果在晚来几分钟,人可能就有危险了,建议最好地方大医院去好好检查下!父亲去联系野战营,幸运的是,在那里碰到了一个同村人,他乡遇故人,父亲高兴的不得了。后来父亲又主动照顾这位老乡,这位老乡比父亲早几年退役,在市委机关上班,哥哥出生后就当了哥哥的干爹,一直到现在,都把哥哥当作他自己的孩子看待。 部队离开山西时,很多老战友也都准备退役了,一些人有文化且家里有关系,到部队来只是镀金而已,所以早就打了退伍申请。这时候家里也不顺,奶奶从楼上摔了下来,扭伤了脖子,落下了个歪脖子,一直都没有治好,家里也没有钱去大医院治,父亲则继续留在部队,家里穷,回去也没有什么出路。

陕西是父亲军旅生活的最后一站,坠机事件发生后,整个部队里都弥漫着阵阵恐慌,很多人都在为自己的出路而烦恼,父亲没什么好烦恼的,大不了就是回去,虽然可能吃不饱,但也没什么,况且在学习期间,父亲也好好学习了医学相关的知识,回到家里说不定还能当个医生。★年8月,总部领导被永远开除党籍,解除党内外一切机会,再后来,部队就接到了就地解散的命令,几天内,整支部队都被送上了返家的火车,父亲也告别了呆了八年的部队,默默踏上了归家的行程。

到达郑州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因为不是老兵正常退伍的时间,车站也没有接待处,父亲一个人挑着一担东西,在街上打听这军分区招待所的位置。这个时候,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老军装,说他家就住在招待所旁边,可以带父亲去。父亲一看,像个老兵,非常高兴,心想运气还真好。中年男子带着父亲绕了几个胡同后,地方越来越偏僻了,父亲有点心疑了,仔细打量着周围,感觉像个红砖厂,不由得停了下来,中年男子催促父亲说,快点走,转个前面的弯就到了。父亲问现在到了什么地方?中年男子正要答话的时候,傍边一个老人过来了,大喊了一声:你怎么跑这里来了阿,不是说好叫你车站等得吗?中年男子一听,撒腿就跑了。

父亲连说了几声谢谢,心里也惊出一身冷汗。 老人说,看你这个样子就像刚从部队退伍的,近段这里治安不好,老发生事故。

第二天上午,在军分区办了转车手续后,父亲便搭上了回家的火车。现在父亲还在感慨,如果当年没有哪个老八路,说不定自己就回不来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