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 New
  • YY的幸福生活88、微光 微光 微光,就是希望之光,是黑夜里的希望和方向,这一点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强调过。今年很多单位、…
  • 个体和组织的职业化路径 时下,专业化、职业化都是管理领域的热点词汇,有人说“专业人做专业事”,也有人说“职业人做职业事”。某…
  • 你好,2021 2020走了,就在满屏的致辞和祝福声中。虽然不很习惯把元旦当作新年,也不得不接受,2021确实来了。…
  • 历史的是非 近段热播的大秦赋,是大秦系列的大结局,历史人物中,本人曾最推崇的都是西汉以前的人物,且不说老孔孟这些…
  • 小龙 家里养了一条龙鱼,蓝底金黄,啥是好看,女儿一直叫它小龙,几个月下来,小龙就从购买时的20多厘米,长到…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WeChat Weibo Snapchat
观点├现代农业路

土地流转不是三农问题的救药

今年的两会,三分之一以上的提案都是关于三农问题,其中土地流转、城镇化建设又是其中的重点。貌似都觉得只要推进土地流转、搞好城镇化建设,就能解决三农问题。
曾经,本人觉得要解决三农问题,推进现代农业建设,必须启动土地革命。原因在于当前的土地政策限制了现代农业的规模化发展,但是随着城镇化的深入,适宜耕作的农田变成了商业用地、建设用地,复垦的宅基地等成了基本农田。粮食安全是国家战略,但是18亿耕地红线指标一直让一些所谓的专家学者眼馋,国家要求主粮必须自主化,但是从水稻来说,我们自主了吗?每年有1、2亿的耕地被流转,其中大部分改种经济作物、或者用作发展休闲第三产业,按照官方的统计,水稻的自主也不会超过70%。如果没有袁老的超高产杂交稻,不知道水稻的自主度多高?随着城镇化的进一步深入、农民的进一步转移,转基因产品将冠冕堂皇地登上舞台,传统农业、传统品种都沦陷了。
当前三农问题的焦点在哪?焦点就在于农民种地不赚钱,所以都不种地、或者把地流转给了社会资本,自己变身为无地农民去当农民工。农业企业主要精力用在了种地,做了本该农民做的事,导致生成成本奇高,入不敷出,嚷着政府给项目给补贴。一些政府呢,挥舞着政策、手握着财政补贴,却没有更好发挥资金政策的作用,一心想着政绩工程,原本应该由政府牵头搭建的平台、应该政府牵头建设的公益设施,全部变成项目给了强人脉企业。于是,整个农业陷入了一个为了补贴而建设的怪异循环。
所以,要解决三农问题,农民、农企、政府必须分工合作,各司其职,种植端交给农民,打品牌促销售做加工应该交给企业,政府多监管,多做科技、公益等投入。

Leave a Reply